速食面的愛情(五)

廚房裡,收拾好。看見一邊擱置的速食面,想她定是餓了一天了吧。

開火,燉了許久,然後敲門。我給你煮了面,你吃點吧。

門開了,她示意我進去。

坐在床沿,她安靜地吃著面。而我,終於可以仔細打量這個房間。

房間很小。有點凌亂。沒有開燈。書桌上電腦正發著幽幽的光。而讓我驚訝的是,四周的牆上掛著很多的畫,畫裡,連綿的蒼涼,是西藏。

你也喜歡西藏?我轉過身看她。

恩?恩。也許是我的問題太過唐突。她驀然抬起頭,看我。

熱氣中,我模糊地看見,她瘦而蒼白的臉,嘴角上揚著。

恍然間,有點失神。這樣的熟悉。這樣的感覺。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趕緊起身離開。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這樣的錯覺。感覺這個女子,應該我們認識。並且熟悉彼此。這樣的熟知,猶如夢境般玄幻。

甚至,我甚至想,那會不會就是簡。隨後,便笑自己了.Jane說要去西藏的。而我看見,是隨時需要吞下黑色藥丸的女子。

我想,我真的是需要好好休息下了。

這一休息,便是很久。我意外地生了一場病,胃的問題。瘐在撥不通我電話後及時趕來,然後把我帶走。待我再次回到住處,已經是半個月後。

回去第一件事情便是上網,尋找簡,為這段時間的消失作解釋。

郵箱裡有封信,是簡的。

 

孑辛:

我走了。去西藏了。

也許以後都不會再見了吧。只是,會一直記得你。

記得你的那碗速食面。

奇蹟般地可以在離開這個城市的時候遇見你,遇見你和你的他。

孑辛,庾真的是個不錯的男人。與他結婚吧。

還有,抱歉。但我想,你會諒解我的,是吧。

再,不見。

 

 

我跑出去推開對面房間的門。屋子裡,空了。甚至,牆上的那些畫也不見了。窗簾被風吹起。暗暗的光線在那瞬間偷偷跑進來。落在牆上,地上,甚至,床的邊沿。

曾經,我坐在那裡,將一碗溫火燉出的速食面遞給她,叫謇的女子。也是,我的簡。

曾經,我看見她的嘴角上揚的樣子。甚至,若我伸出手,可以觸及她那瘦而蒼白的臉。

 

庾來接我走。他說不能再讓我一個人吃速食面了。

他說,房子的鑰匙已經拿到了。儘管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都會如這個城市的很多人一樣成為房奴。可是,他相信他能照顧我,不讓我那麼辛苦。

 

走的那天,我堅持讓他在巷口等我。

巷子依舊潮濕。關上暗紅色的門。走過窄窄的青基石路,繞過彷彿永遠悠閒的坐在巷邊的一群邊磕著瓜子邊用不屑的眼光掠過每個路過的人的中年婦女,小心翼翼地越過散發著惡臭的下水道和漫溢出的污水。然後,便是巷口。

 

只是,沒有告訴庾,在走之前,我花了很久的時間用溫火慢慢地燉了一份速食面。然後坐在謇也許可以喚作簡的房間的床沿安靜地吃完。某個瞬間我似乎聽見一個聲音問,你喜歡西藏嗎?音色溫柔。可是,我沒有抬頭看,一直沒有。

我看見滴落下的心疼慢慢地隨著碗裡的面淡化開。然後,被藏進了肚子裡。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