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面的愛情(四)

天氣漸漸涼了。我的生活還是一成不變地進行著。庾還是很少的時間來看我。他說他的工作越來越順利了,他說他加薪了,他說很快他就可以存夠首付的房款,他說我們應該盡快結婚,然後可以住在一起他就可以照顧我了。

他說那些的時候,我還是在昏暗的房間裡吃著我的速食面。只是,我跟他說我自己做飯了。我不想讓他擔心。可是,他不了解,有很多東西,是根深蒂固的。不能改變。我本是個在鄉村裡長大的孩子。自小沒有牛奶沒有巧克力我依然很健康地成長著,並且存活到現在。我想,我在這個城市,這個陌生的城市,它不屬於我,我也不是它的子女,興許哪一天我就得離開,所以,總是要存好一張車票的錢的。

簡說她的錢快存夠了。她說,很快她就可以去西藏了。我突然很擔心,如果她就這麼走了,徒步離開的時候,她定是不會帶著她的電腦的。本來,她厭惡冰冷的機器。上網於她來說,只是一種賺錢方式。那我要如何再見她?

簡你以後還會上網嗎?如果你離開後。

不知道,也許不會吧。西藏那裡的空氣很純淨,我可能會顧著欣賞而忘記其他呢。

那我呢?

呵呵……

簡,你說有沒有那麼一種可能,也許在這個城市的某條街道,我們曾經擦肩而過卻未曾察覺呢。

可能吧。呵呵。孑辛,若是跟庾在一起覺得合適的話就盡快結婚吧。在這個城市,或者,其他你覺得好的城市,有個家。

簡,你呢……

……

對不起,我知道的,你從來不說感情的事情的。我一時著急就問了。

 

簡說過,她不喜歡男人。但,也不是玻璃。她說她只喜歡西藏。她只想去西藏。也許,等她去了西藏,在那裡她會碰見一個豪邁的男人,然後與他一起朝拜並且在布達拉宮前許下山盟海誓。

 

簡,我還是很少碰見我對門的女子。甚至,總覺得對門可能是幻境,那個女子是這般悄無聲息以至於感覺是不存在的。

我還是會和簡說起那個叫謇的女子。可是,我依然不知道那是個怎樣的女子。除了喜歡速食面之外.Jane就笑笑不語。

也許,生活就是這樣。總是在不斷的行走中,遇見一些人,陌生的,熟悉的,到最後,總會淪為人生的過客。自然,我們本身也是別人生活中的過客。所以,便能釋然了。

 

這天,週末。我一如既往地在屋子裡呆著,看些肥皂劇,然後哭得淅瀝嘩啦。庾總是笑我,他說這些都是假的,我卻當了真。也許,真真假假,我總是分不清楚的。

廚房裡照例在傍晚的時候有些許動靜。

怕又是在煮麵了吧。

只是,片刻間,聽見很嘈雜刺耳的聲音。盤碟摔落。還夾雜著其他莫名的聲音。

我急忙開門跑了出去。那個女子正綣在角落裡顫抖著。我上前,我緊張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手按在胸口,很難受的表情。手上的青色隨著顫抖愈加明顯。我害怕地不能言語。然後,起身,跑進她的房間,床頭,有很多的罐罐。我抱起來跑回廚房。

她竭力地伸出手,拿過一罐黑色的藥丸,倒出,吞下。甚至,我都緊張地忘記了給她倒水。

 

半響,她緩緩地起身。我扶著她進房間。

你坐著吧,廚房我來收拾。

她看了看我,終究沒說什麼,點點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