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面的愛情(三)

 

 

月末,庾來看我。進屋子的時候,庾問我,你們這裡有叫謇的人嗎,外面有她的快遞,好像說手機關機了。

沒啊,沒聽過。我起身去關房間的門。突然,看見對面灰色的門,莫非是說的她。

徑直走過客廳,站在那個一直安靜的房門前,敲門。

誰?屋內淡然的聲音飄出。

我是與你合住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有些緊張。

門開了,一張瘦而蒼白的臉,頭髮凌亂,灰色的棉布襯衫盡顯單薄。

……外面有快遞,好像是找你的,……你看看。然後未等她說謝謝便轉身回了房間。

庾一臉詫異地看著我,你怎麼好像不太對啊。

啊?沒有。片刻後,我在假裝低頭撥弄頭髮的些許空隙後,表現出若無其事的表情。我也不明白我是怎麼了。也許,這其中,讓我感覺慌亂的,還有種莫名的熟悉。無法言語。

庾拉過我,壓低聲音問,這到底是個怎樣的女子,我進來的時候那些巷口的人還問了我些許如我是否結婚之類的莫名其妙的問題。我跟他們說我是來看望女友,他們卻讓我勸說你早點換個房子,說的時候,表情甚是奇怪。

你管別人那麼多幹嘛,住哪裡是我的事情,不用你來過問。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很生氣,突然之間,甚至,連自己都驚訝。

你怎麼了?

不知道,我今天很累,你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了。我起身開了門,然後看著庾黯然離去。

 

那個對面的女子,應該叫謇的女子。我聽見過她的是非。在我剛搬來的時候,在我第一次去附近菜場買菜的時候,那群人就表情奇怪地跟我說了很多話,很多很多,彷彿,我與她們相識一般。

他們說,她是個自小就會帶來災難的人。她的出生是以她的母親死去為代價的。她的父親也在她年少的時候因為長期抑鬱酗酒而死去。自此,她與那些三教九流的人廝混在一起。直到遇見一個有家事的男人。那個男人為了她叛離了家庭。最後在一次車禍中死去。而她,就一直留在這個城市裡。他們說……

這些都是他們說的。想這些的時候,我心裡疼得厲害。

我討厭那些人。厭惡他們這般說她。

 

也許,就因為,我們同是女子。

同是喜歡速食面的女子。

 

這晚,深夜的時候,我喚簡。

簡,我今天與庾吵架了。理由竟然是因為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你知道的,那個住在我對門的女子.Jane,他們說她是風塵女子,簡,他們說很多我不喜歡聽的話。可是,我不相信,我寧願相信,那是個純淨的女子.Jane,你知道嗎,她是那麼瘦,瘦得在她開門的時候甚至可以看見她搭在門沿上的手上的青青的筋脈。可是,簡,她總是吃著速食面。很多時候,我真的想帶她去吃一份拉麵,一份營養很多的拉麵。

……

簡你在嗎?是不是我說想帶她去吃拉麵你生氣了。我知道的,我曾說過,我只願帶你一起去的,只是,你明白的,她真的是一個讓人心疼的女子。

在,我在的。剛倒了杯水。恩,明白的,孑辛。只是,你自己也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Jane在電腦那邊敲出微笑的表情。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