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面的愛情(二)

屋子裡還住著一個女子,這是早知道的。房東說,這是個很特別的女子,不知道以何謀生,很少出門。確實,自我搬來已有一周的時間,卻還未見過她。週末的時候,若我在家,也只是少許的時候,聽見廚房裡傳來細微的聲響。然後便是房門被關上的聲音。這是個怎樣的女子。雖然好奇,卻是不太好意思開門瞧個仔細的,只是在她離開之後起身開門會聞見廚房裡餘留的淡淡的速食面的味道。原來,這也是個愛吃速食面的女子。

 

我與庾雖然在一個城市,我們卻很難見面。他似乎有著永遠忙不完的工作,而我,也不願意去擾他。

電腦這頭,我與珍說著我的新生活。

庾也是知道簡的。很多時候,他會抱著我,戲語。幸虧我知道你是喜歡男人的,否則,看你與簡這般好,我真的會很擔心的。

我微笑,不言語。與簡,我們同是女子,所以我想我們更容易溝通。所以,更願意透過冰冷的屏幕向一個未知的女子傾訴。

孑辛,你確定你愛那個男人嗎?簡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問我這樣的問題。

我笑著敲打鍵盤。應該吧,我想,我會嫁給這個男人的。

那你有去買你的芭比娃娃嗎?

……還沒。

我有這樣的想法,曾經,並且一直持續著。我希望,某一天,可以,有個人陪我去賣場永遠最熱鬧的玩偶區。可以幫我抱回那個穿著粉色裙子的芭比娃娃。我時常會蹲在那裡看她們。我喜歡那樣的娃娃,和每一個女孩子一樣,心裡總是歡喜著那樣的美麗的。可是,生活讓我變得小心翼翼。還有,最重要的是,我總覺得,這般灰色的我抱著那般美麗的娃娃總是不合適的。所以,若干次,即使在我已經鼓起勇氣抱著娃娃走近出口的時候,即使我一直努力低頭不去看別人的目光,我還是在最後的剎那轉身將她放回原位,然後迅速逃離。沒辦法,即使忽視,我還是會想像如何的不恰當。

簡,我住處的另一間也住著一個女子,她也喜歡吃速食面,而且,也應該是用慢火燉,我想。

在照例聽見廚房裡有一陣細微的聲響然後房門關上的時候,我突然很想與簡說說我同住的那個女子。這是我與珍第一次說除了庾以外的人。我想,我是真的對那個還不曾謀面的女子充滿了好奇。這是不太合符常理的事情,至少,對於我來說是這樣。

呵呵,又一個愛吃速食面的女子。

簡在電腦的那頭傳來那張圖片,關於速食面的女子的圖片。在我也正傳著那張圖片的時候。與簡剛認識的時候,在我與她第一次談話的時候,我就想到這樣一幅畫面,灰色的基調,一個著灰色棉布襯衫的女子席地坐著,木色的長藤椅上擱置著一份速食面。裊然漂浮的熱氣後,模糊裡看見那個女子淡淡上揚的嘴角,眼睛裡,卻是深不可及的決絕。竟然,在我們說晚安的時候,她傳來了一張圖片。正是那樣畫面的圖片。那時候我是驚訝不已的。甚至,我懷疑,她是否是精靈,聽見了我心底的聲音。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